您的位置: 网界网 > 新闻 > 正文

《云云众声》第79期:AMD上新 EMC遇挫 又有收购频发为哪般?

2014年08月21日 13:31:28 | 作者:佚名 | 来源:ZDNet

摘要:本期的云云众声将讨论四大话题:1、EMC公司VIPR项目遭“斩首”;2、AMD首推新64位ARM处理器;3、 HDS收购Sepaton;4、Intel收购新业务Axxia。

标签
收购
AMD
EMC
云云众声

本期的云云众声将讨论四大话题:1、EMC公司VIPR项目遭“斩首”;2、AMD首推新64位ARM处理器;3、 HDS收购Sepaton;4、Intel收购新业务Axxia。

云云众声栏目链接:http://voice.zdnet.com.cn/2014/0815/3030496.shtml

嘉宾观点提炼:

EMC公司VIPR项目遭“斩首”

VIPR是EMC主打的软件定义存储[注]一个重要的品牌,大家的揣测来源于原来负责VIPR的负责人调做它任,VIPR的推出对EMC来说是一个新的营收的业务,但是VIPR本身的能力让EMC原有的相关的这种固有的存储的系统部门产生了很大的压力。VIPR是新兴的,以前EMC的营收都靠这些VAMX,VNX,这些传统产品线来去给它供营收,但VIPR允许用户去用可能更廉价的更通用化的产品来去替代本应该被选购的这些EMC传统的产品线,这就侵占了原本这些传统的这种业务部门的利益。实际上VIPR的收入并没有想象得那么高,因VIPR造成的其他部门的损失VIPR本身这个部门的营收是没法抵消的,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AMD首推新64位ARM处理器

AMD这次出手ARM处理器也表现不俗,客观来讲它不是那种面向主流的应用平台这样一个服务器处理器,它更多可能是面向那种比如说冷存储这种存储服务器,同英特尔没有看到明显的优势。ARM64位处理器刚刚开始,路还很长,第一款处理器其实并没有让我感觉特别惊艳,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但其前景意义更大一些,告诉大家ARM64位处理器真的来了。接下来期待的就是AMD如何利用自身的资产,来给业界再进一步做出系统级的范例。

HDS收购Sepaton

HDS收购自动删重的备份设备厂商Sepaton来弥补自身短板,使HDS具备了一个更高级的备份的设备,益与其整体解决方案的交付。其次,对于HDS来说收购Sepaton的性价比很高,有自己计算的基础设施的HDS它主营还是存储,HDS根据客户的需求变化它的一些变化的重点趋势来其调整自己的业务和产品线,这个是必然的。

Intel收购新业务Axxia

Intel收购新业务Axxia体现了其野心,Axxia其实是做一个基础性的移动无线的基础处理平台,是面向于这种综合的整合的无线宽带通信平台的SOC的解决方案,主要的应用场景我们可以看到它就是移动无线的这种基站交换机,线卡这些方面。我们也知道现在随着移动互联不断深入,移动互联网已经深入人心,未来无线的场景是越来越多的,肯定真的是无线会无处不在,以后它有线连接的场合可能会越来越少。无线能给我们带来更广阔的科技创新的想象力,想象空间在里边也就意味着生意空间,这就体现了英特尔的野心。

以下为访谈实录:

杨昀煦:各位网友大家好,又到了我们一周一期的《云云众声》了,本周也是非常繁忙,今天我们差不多有四个问题,刚刚我还跟效民总探讨一个问题,效民总不肯跟我们说,一定要跟网友在一起谈论。也是我们大家今天看到我们的页面,就可以看到一个全新的页面了,也不知道大家现在的感受是怎么样。

赵效民:《云云众声》改版了。

杨昀煦:也可以随时跟我们提意见,我们就开始今天的话题,好多问题压在心里,首先咱们先说一下EMC公司现在的新项目,它是有一个高管,换了他的职位了,变成CEO的这么一个秘书职位了,所以我刚刚在问效民总这个高管换了职位导致现在的VIPR项目遭遇了斩首,还是因为这个项目不行了,所以这个人的职位变化这么受到大家的关注呢?

赵效民:当然这个标题可能会引起一些人的误解,其实说EMC的VIPR存储人都知道它是EMC主打的软件定义存储一个重要的品牌,这个所有的斩首可能目前还是一个疑问,大家可能都在做相关的揣测,这个揣测的根源在于说原来负责VIPR的负责人,EMC的这种高级软件的副总裁,就是软件研发的副总他被调到成为EMC的技术顾问,这么一个调动引发了一个大家的猜测,因为原来这个高管是个印度人,名字非常难念,我们就不再念了,念了之后都得大舌头。

他是VIPR原来的负责人,他最早来EMC之前其实是微软的高管,负责Microsoft Azure还有Windows Server这种相关研发工作,所以说他还是非常有实力的。在EMC推广VIPR这个项目也让EMC迅速地在软件定义存储领域大放异彩。

基本上的来龙去脉是这样的,因为这个人的这种职位的调动而引起了外界一系列的相关的猜测。

杨昀煦:所以也就是说这个事件还不一定在发生,您觉得如果要是这个项目被卡掉了,会对EMC有一个什么样的影响?或者说如果它这个项目其实没有被卡掉它是一个怎样的发展趋势呢?

赵效民:其实你刚才最早咱们录节目之前问的问题是更有意思一些,你问这个人到底是因为VIPR不行了走了,还是因为VIPR可能更好或者可能发展得不错,或者说怎么样的走了,调动了。可能有人会纳闷这个项目如果做得了为什么还会走呢,其实在国外的相关报道里面能看到,VIPR的推出其实把它的一扇新的窗户,对EMC是一个新的营收的业务,但是VIPR本身的能力让EMC原有的相关的这种固有的存储的系统部门产生了很大的压力,包括我们知道EMC的高端存储VAMX,还有终端的存储VNX,还有它的对象的存储Atmos,还有相应的Isilon文件的存储。

所以EMC的产品线是非常丰富的,但是VIPR它其实是在一个更高的层面做了软件的抽象层,把这个控制权就可以收上去了,收上去完了以后它的控制平面和它的数据平面其实是相分离的,相分离以后其实我们可以想象出它其实是可以具备很多EMC下边他们这些存储的高级的软件功能,其实都可以在VIPR上来实现。

其实我们也知道存储很大的一个功能性体验就是在你的操作系统和所配的存储的管理软件上,如果这个软件的特性不再是特性了,不再是唯一的话,这个阵列对于客户的吸引力就下降了,所以它现在相关的产品部门,因为VIPR是新兴的,以前EMC的营收都靠这些VAMX,VNX,这些传统产品线来去给它供营收。

但是,VIPR出现以后允许用户去用可能更廉价的更通用化的产品来去替代本应该被选购的这些EMC传统的产品线。比如说它可以用一些很廉价的低端的产品线,买完了以后配上VIPR以后来去替换了一些原本应该是高端的产品,因为高端产品线其实因为它的软件功能非常强大,可能体现出了它独有一些价值。但是如果你用了VIPR以后,VIPR它是有能力的,而且VIPR现在是不断地扩展,不断地发展,把不同的相应组件和这种插件,这种功能实现化之后,让VIPR本身在抽象层里面已经变得很强大了,这个抽象层之后底下的硬盘的这种存储阵列其实相对来说就是一个物理的存储设备了,其实我已经把你存储管理的功能提取出来了。

那么,你再往下看的时候这些存储设备其实大同小异,客户也不是傻子,用户可能就会发现这个窍门之后他们通过采购VIPR配上相应其他的一些更为廉价的通用的商业的存储系统,来去替换掉了原本是他们要买的选购的,比如说他们可以用这种Atmos上VIPR的组合甚至来去替换它VAMX高端存储相关的一些应用。

Isilon又可以通过VIPR上面对象的一些管理的工具,对象存储,来去替换Atmos,这些相互,所以说VIPR其实是一个,我们可以认为它是一个更高功能的,更高级的一个存储虚拟化[注]的功能。存储虚拟化其实一个很重要的目的就在于说打破底下的存储的这种物理化的孤岛,大家都在一个抽象层里面形成一个大的统一的存储池,这是软件定义存储功能之一。

现在通过VIPR自身不断功能强大以后,大家就会发现它其实已经侵占了原本这些传统的这种业务部门的利益了,所以说据说EMC内部相关部门的人都对VIPR有越来越大的投诉,越来越多的抵制。最终我觉得我个人看法,我觉得最终内部的高管不和可能是导致了VIPR负责人的调动,我并不认为VIPR本身是不好的,但是说VIPR出生在EMC之后,好比说这一大家子人有孩子了,孩子多相安无事,突然来了一个小孩把其他以前孩子的利益都给侵占一遍,他们认为被侵占了,非常受宠,其他的孩子都不干了,结果这个孩子变成后娘养的了,就送到另外一个地方去抚养或者是打入冷宫了或者怎么样的。

从我的理解来看,VIPR现在目前它的负责人来讲,可能目前受到这么样的一个待遇吧,所以说我们也在看对于EMC来讲,具体会怎么样未来处理这件事情,因为业界也有分析说EMC CEO其实并不缺这种所谓的技术顾问,他们有很强的CTO,各个部门的老大们也都是牛人,都是存储圈里的大牛,所以说当CEO的顾问本身这个职位就比较尴尬,所以说这是整体的这么一个情况。

所以说对于VIPR未来的发展我们其实还是非常关注的。

杨昀煦:如果像您刚刚解读我觉得VIPR是能帮助用户去选用一些,配置一些更低廉的其他产品跟它配套,如果像这样大部分客户应该喜欢这种方式。如果EMC努力去发展它VIPR这个项目,会不会给它带来意想不到的其他的收益?

赵效民:现在目前来说一个重要的问题在于也是根据国外的报道来看,VIPR的收入并没有想象得那么高,至少对EMC很多高管来看,比如说我因为VIPR造成了其他部门的损失,VIPR本身这个部门的营收是没法抵消的,弥补不过来的,所以说这可能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所在。

当然你问这个问题非常好,在于VIPR到底对用户有没有价值,所以说从我们媒体或者说从整体的发展角度来说,软件定义存储绝对是大势所趋,EMC进入这个市场也是应该的,因为EMC也是一个传统的老大,但这个其中有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在于说如果EMC是一个初创公司,是一个startups,它想推VIPR那是绝对非常好的一件事,因为它没有历史的包袱,但是问题恰恰在于说EMC的传统产品的模式已经非常成熟,它的业务也非常强,业界第一,存储界老大。这个时候它在出VIPR的时候,我们会看到有很多类似的这类的这种传统企业在辉煌的时候是否要去产生一个,有没有能力或者愿不愿意,或者怎么样去处理这个剧烈的变革,以应对一些新的市场趋势的时候我们能看到以前很多的例子。

比如说柯达公司我们知道柯达公司是做这种胶卷的,用原来这种感光胶卷,其实数码相机也是它最早发明出来的。那个时候,现在来看数码相机是绝对的主流,现在我觉得基本上一百个人里面能有一个在用胶卷相机的我觉得谢天谢地了。但是从柯达当时来看如果说它是一个初创公司,它就是开发了数码相机,它可以义无反顾去推广数码相机,但是那个时候恰恰也是它胶卷最辉煌,占有率最高的,可以说那时候真是躺着挣钱,躺着数钱的时代,那个时候他们可能也觉得如果你大力推广的数码相机对我传统的胶卷业务肯定会带来影响。

柯达选择的是把它cancel掉,至少雪藏之,就是有定掩耳偷铃,这数码相机是我发明的,我不做那业界就没有人会做。然后就给捂起来了,这会儿我安全了,那这个技术的发展不以你个人的意志为左右,可能其他公司慢慢也掌握了数码成像的技术,人家没包袱,人家该上的就上了。

所以说我们可以看到传统的相机企业其实在面对数码相机的时候也面对这种阵痛。同样的道理现在也发生在EMC身上,EMC作为传统的存储巨头有很好的积累,但是这个积累到一定程度,尤其在面临这种新的变革时期的时候,它往往又会成为一个很重要的,很重很重的一个包袱,这个对于领导人来讲你怎么去处理好这个包袱,是很需要的一个管理的技巧。

从我个人来讲我觉得这个新闻对于EMC,本意我的看法其实并不算是坏事,为什么这么说呢?其实在这个大的潮流之下,对于这种存储厂商你必须要面临这样一种阵痛。

我给EMC的建议,有些旧势力该打破还是打破,既然VIPR,如果你认为软件定义存储是未来一个主打的方向,而且你切记不要犯那种掩耳偷铃的错误,不是说只有你EMC一家在玩软件定义存储,很多公司在玩,不是说你自己不研发软件定义存储了别人就不会做了,都会做。还是与其别人抢你生意,那你还不如说自己把自己的生意给转型了,既然VIPR已经到这个程度,你相关的这种产品线未来是不是可以做一个整合,调整,是不是说你在这种基于VIPR的理念下,你是不是可以做新的一些这种拓展,或者说产品线相关的一些进一步协调,我觉得这个可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就是你产品线调整了业务部门就要调整,业务部门调整可能相关的人职位要调整,那你处理起来不仅仅是人事上的,还有组织架构上的,还有产品布局方面可能都要有一个很大的调整。

但是就看EMC的高管们他们到底是怎么想,他们如果说居安思危,大家可能应该能看到VIPR未来的一些更有价值的发展潜力。如果说还是有些缺陷或者说跟现在的产品磨合不好,是不是我们的思路应该放在它跟现有的产品要有一个更好的整合或者说更好的协同,而不是说要把它斩首,我真的会认为说如果VIPR被斩首,其实受损失最大的还是EMC自己。

杨昀煦:EMC也是在软件定义存储这条路上摸着石头过河。

赵效民:对,其实今天我们选这个作为开篇的评论,带有一定的警示意义,只要不是那种初创公司,如果说你已经在传统的存储领域里面摸爬滚打了很长时间了,在面对新兴的存储趋势的时候都会或多或少有自己相关的阵痛。因为我觉得软件定义存储应该是一个很重要的发展趋势,并不是说未来就是软件定义存储,我也不认为说未来的一切肯定都是软件定义化的,肯定还有一些东西因为性能的需求或者怎么样,可能还不能很好全部的软件定义,但是我认为它绝对是一个主流的发展趋势。

所以说你作为一个从业者,你没有理由没有道理不跟上这个趋势,但是跟上这个趋势每家做法可能不同,有的家可能相安无事就能跨入到新的时代里,有的人可能家里边就妻离子散,破罐破摔,或者说大伤元气,这样就不好了。

所以说EMC作为老大来讲,它对VIPR的处理上可能会给我们很好的借鉴,无论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我觉得对于其他相关的厂商,尤其是后来者可能都是一个很好的借鉴。

【18:15】

杨昀煦:咱们EMC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了,也希望它在这条路上能越走越好,也给我们以后软件定义存储这个市场带来新的价值。

我们来说第二个话题,关于AMD,之前我们已经说过64位ARM存储,处理器的事,它这次也是在Hot Chips大会上首推了一下这个,存储器现在起名叫西雅图,您觉得它新推的这个披露了更多的相关信息,有哪些信息您帮我们解读一下?

赵效民:其实这个并不算新闻了,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2012年,好像是年底的时候,11月份,AMD宣布加盟ARM阵营,获得新一代的ARM64位处理器的授权,在指令集方面我们叫ARM V8,这个处理器核心有两个,一个是A53,还有一个是A57,这次西雅图处理器就是A57,采用8个A57核心,算是一个8核的ARM处理器,也归属于Opteron这种皓龙服务器处理器家族。

ARM有这种AMD的厂商加盟肯定是一个很好的事情,我们也知道AMD在处理器设计的能力上虽然说它的市场份额远远小于英特尔,但是它的设计能力还是有目共睹的。这次出手ARM处理器也表现不俗,8核的设计,虽然说是比较标准化的设计,但是我们也看到它毕竟走出了第一步。

但是,从处理器本身的能力来讲,大家还有一个比较客观的认识,肯定不是那种面向主流的应用平台这样一个服务器处理器,它更多可能是面向那种比如说冷存储这种存储服务器,或者说这种高密度前端的外部服务器这样的发展,因为它能耗也是20多瓦,也不算特别低了。

这个ARM处理器其实以前宣传可能很好的一个优势在于说它的密度,功耗比,但是目前来看ARM,AMD的这个处理器其实并不像我们想出的特别在这方面有明显的优势,因为英特尔在这方面也推出了自己的,这两年他们在服务器领域ARM的版本,Atmos的版本,灵动这个版本也有很大的进步。

所以说双方对比起来,我没有看到AMD这个处理器有明显的优势。或者说它有优势可能也不是那么大,也可能体现在一些这种集成的设计,SOTC这种集成的设计上面可能还是有些亮点的,但是并不像很多人,尤其是ARM的fans想象那么大,当然我也不是英特尔的fans,我也不是ARM反对者,我只是说希望大家有一个客观的认识,ARM64位处理器刚刚开始,路还很长,第一款处理器其实并没有让我感觉特别惊艳,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它的处理能力还有它平台整体的配置其实并不高,就是负责一些存储节点或者说一些这种前端的外部这些CDN这些前端的应用,它离这种主流的终端,中段的企业应用平台还有很长的距离。

但是我们今天选这个新闻,其实也是象征意义更大一些,或者说前景意义更大一些。我们也告诉大家ARM64位处理器真的来了,AMD也有自己的一个系统厂商SeaMicro,它是专门做微服务器的。下边我们也要期待的就是AMD如何利用自身的资产,来去给业界再进一步做出系统级的范例,你自己的SeaMicro做出相应的这种高密度解决方案,我觉得对业界的影响力会更大。

因为单磕CPU没有任何的价值,你上面没有软件,没有系统,大家就看画用,没用。你要做成一个系统做成一个解决方案,才会预示到ARM64位另外一个新的里程碑。对于整体的数据中心生态环境,我觉得这种竞争在某种程度意义上来说肯定是好事,但是如果说ARM真要像当初X86把RISC处理器平台慢慢赶向后端,ARM如果现在也想重复当年的历史要付出非常艰难的努力。,还是我们以前的观点,这么说并不是不看好ARM,而是说很多ARM的粉丝对于ARM的这种期待可能有点急功近利了,一步一步来,我们接下来也会密切关注基于ARM64位处理器相关的产品解决方案的出现,还有它的一些性能的表现,这也是我们ZDNet责无旁贷要做的事情。

杨昀煦:AMD说X86的64是非常复杂的,网友说它是往一路像纯计算领域在前进,什么是纯计算领域,或者它确实能达到它想的那种在纯计算领域有所拓展吗?

赵效民:这种纯计算领域其实也是AMD自己的一种说法,这种纯计算我们理解其实就是完全地考量你的计算性能,X86我们也知道的确它现在,因为它的积累越来越复杂,我相信假以时日过个几年ARM的质量级它的架构也会越来越复杂,当然ARM本来就是RISC架构,从根本性它比X86相对来说还是要简化一些。

所以说,从这个角度来讲很多时候ARM它纯计算的道理,我的应用负载类型可能是一个更为纯化的,不能说单一,可能是更为纯化的一种应用。这个时候我觉得多说无益,在于说你提出了很多概念,你举了很多例子,但是是不是能真正做出一套系统来,你告诉我们这套系统具体是用在哪些方面的,到底怎么用,我们才能更好理解AMD所倡导所强调这种更单纯的计算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杨昀煦:我们希望AMD能使ARM服务器向X86学习还是挑战一下X86。

赵效民:对,挑战是必然的,它不要挑战也没必要出来,我挑战你我就是想要一边玩一会儿,没用,人家让你玩吗,出去,没你事,他想进这屋子,想占据一席之地,肯定必须跟原来屋子的主人要有所对抗也好,竞争也好。所以说不管说你ARM到底是走一个什么样的理念,纯计算也好,还是这种冷存储也好,怎么着,反正你想在这个屋子里边犄角旮旯你找一个空间,你要找着的话,这个屋子的主人也会看到,他是不是允许你在这个屋子里继续存在下去,还是说他会默认你的存在,那都不好说。

所以说我觉得归根结底靠实力说话,你任何的说辞其实在用户的选择面前都是苍白无力的,这是我的一个核心的观点,我不太关心这些高管们有怎样的说辞,我更看重最终解决方案的一个效果,和它所带来给用户的价值和收益。

【28:15】

杨昀煦:我们进行下一个话题。

赵效民:下边两个话题。

杨昀煦:都是一起的,都是关于收购案的,首先是HDS收购了Sepaton,它这个收购Sepaton刚开始他说,HDS说它是专用备份设备市场的领先者,但是Gartner却不这么认为,您觉得它收购的这个厂商对HDS来说是有贡献的吗,是有优点的吗?

赵效民:稍微简要介绍一下Sepaton其实对于存储圈子来说其实并不陌生,这家公司做这种自动删重的备份设备厂商。就像Gartner所说在这个自动删重的备份领域里面其实Sepaton在它的模拟相向里面的确所处的位置并不高,但是,我们必须要强调一点这是在这个市场里面的一种绝对比较。对于HDS来讲它其实欠缺的是这方面的能力,对于HDS就是一个很大的提高了,Sepaton并入到HDS里面对于HDS当然是一件好事了,聊胜于无,这么说可能太对不起Sepaton了,但是对于HDS来讲终于让它具备了一个更高级的备份的设备,我觉得对于它整体解决方案的交付肯定是一件好事。

杨昀煦:Sepaton之前的表现也不是特别好,如果从Gartner那来说,如果HDS正好欠缺这方面,选择它会不会有点没有一步到位的感觉?

赵效民:我觉得可能还是有一个性价比的选择吧,Sepaton据说,根据他们的历史记录累计的融资金额大概是1亿美金,根据业界的通行标准他们可能计算出这次HDS会以2.5倍的溢价来去收购,可能去收购Sepaton的价格最终是不超过3亿美金。不超过3亿美金对于HDS能让它具备一个高级的备份设备(+微信关注网络世界),我觉得还是蛮划算的。有HDS后续一些支持你也说不准Sepaton它自己就会有一个更好的发展,如果我有钱了我是不是可以去挖人,我可以把竞争对手的团队给挖过来还是怎么样的,这可能都会对于日后业务的发展有更好的表现。之前可能融资都非常困难,最近我看它的报告说2013年才融了200万资金,你没有钱你真的可能找不着那种特别牛的人,没法帮你去制定很好的业务方向,就算你制定了业务方向你底下人实现不了,这种功能性的东西你也开不出来,这个都会影响。

但是并了HDS,HDS相对来说就财大气粗多了一些,HDS也是业界三大著名的IT存储基础设施的供应商。所以说对于双方可能都是一件好事,对于Sepaton的股东或者投资方也终于能有但套现了,终于把这个不能说烫手的山芋,或者说不赚钱的买卖给先处理掉了,但是对于HDS整体的存储解决方案的服务能力,我觉得肯定是一个很好的帮助。

所以说在我们ZDNet标题上就是查缺补漏,我们认为HDS收购Sepaton查缺补漏,从总体来看你会发现业界的厂商们其实都在往这种聚合型的能力去发展,首先是一种垂直的聚合,就是从存储、网络到服务器我全干了,最著名的就是像思科,以前就是专门做网络的,慢慢推出UCS,后来又收购了存储厂商开始涉足。另外一种就是横向的聚合,以前我可能就是做这种存储阵列,可能慢慢我又变成做闪存的阵列,然后慢慢发现可能要做NAS了,我就做NAS 然后做其他的,慢慢我会发现它这个产品线就越来越丰富了,如果说你需要一个完整从最高端的在线的存储,进线离线,三条线的设备我全有全需要的时候,需要更高的性能,更多的功能需求的时候,你更完整的产品线是有更多的生意机会的。

所以说在不同层次的厂商也在不断完善自己的产品线,如果你愿意说做大做强也可以,从某种角度来说是这样的,HDS我们也知道它其实也有自己计算的基础设施,它主营还是存储。这次可能它也是希望能在未来竞争中不至于被边缘化,你也知道随着IT趋势不断发展可能客户需求也在不断变化,你要根据客户的需求变化它的一些变化的重点趋势来其调整自己的业务和产品线,这个是必然的。

所以说慢慢你会发现,我们会看到更多这类的收购,也就叫查缺补漏吧。

【34:45】

杨昀煦:所以HDS是通过收购来补了自己的一个小短板,英特尔收购了Avago原来收购的LSI旗下这么一个业务,它也是为了查缺补漏吗?

赵效民:某种角度来说这体现出了英特尔的野心,背景其实是花了6.5亿美金收购了Avago的移动无线的解决方案,当然这个移动无线解决方案的Axxia其实是原来的LSI下边的,我们也知道LSI已经被Avago 60多亿美金收购了,收购了以后它正在不断分拆它的业务去出售,包括它这种闪存控制器的业务卖给了希捷,现在又把移动无线的平台解决方案的Axxia业务卖给了英特尔。

我们来看Axxia这公司它其实是做一个基础性的移动无线的基础处理平台,它自己提供了一个无关性多核芯片的基础处理平台,但是这个平台有意思在于说它的平台核心是基于ARM的,或者是Power PC的,包括它最新的处理器是16个ARM核心来去做,它的芯片主要用途基本上是做比如电信的基站这些交换机的芯片,因为它是做主处理平台的,它在上面可以集成其他第三方的通行的IP,来形成你整体的这种完整的通信的解决方案,可以是3G,4G,无线这些,LTE都可以往上架,你可以形成自己完全客户定制化的芯片级解决方案,它是面向于这种综合的整合的无线宽带通信平台的SOC的解决方案。

所以说它主要的应用场景我们可以看到它就是移动无线的这种基站交换机,线卡这些方面。我们也知道现在随着移动互联不断深入,移动互联网已经深入人心,未来无线的场景是越来越多的,肯定真的是无线会无处不在,以后它有线连接的场合可能会越来越少。无线能给我们带来更广阔的科技创新的想象力。

举个例子,最明显的就是物联网,你会让很多这些原本不联网的设备,可能到未来都会变成一个联网的设备,现在我们知道手机都是联网的,也许后来你用家电设备,穿戴式设备,你这些感应器,甚至婴儿的管理设备,甚至可能马桶都会无线联网,遥控,拿手机遥控冲厕所都可以,咱们举个例子。

所以说这个想象空间在里边也就意味着生意空间,英特尔收购了Axxia我们可以由此来去展开想象在于说英特尔的野心在哪,这个你就能想象出来,以后在全无线互联的这种世界里面,基于这种物联网,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这种世界里边,如果你占据了底层的这种通信无线的宽带解决方案平台,我觉得你的影响力,你的触角就会更深。

英特尔现在已经是在主流的处理平台,数据中心里面占据了一个绝对统治的地位。未来的这种状态又是什么,未来可能你的计算无处不在,你的这些设备,这种无线无处不在,这个时候可能又是一个新的市场,一个业务空间,英特尔如果你要长期保持在一个不同时代里明显存在,刷存在感我觉得英特尔是需要先在这些领域做一个前期的布局。

另外一个遐想,我刚才说了Axxia现在芯片里面其实是处理器的核心是ARM和Power PC,我相信完全有可能在未来几年里面英特尔会把自己的X86的核心融入在未来宽带无线解决方案里边。这个时候又贯彻了英特尔这种X86无处不在的设想,英特尔一个很大的战略就是只要是需要通用处理核心的,X86都应该是占据的这些市场,所以说它不断去,看传统的PC,数据中心它已经占领了,现在开始猛攻平板电脑,可能明年又要杀回到手机领域,这次收购Axxia我们看到一个新的野心,在未来的底层的嵌入式的这种,做到把无线包围我们每个人隐藏的这些基站,无线的设备底层部分,英特尔也要去伸一脚,也要去占领相应的市场。

因为Axxia在这个市场里边知名度还是很高的,英特尔收购之后我觉得这个野心就很明显了,如果未来都是万物互联的,那你的底层处理核心平台都是X86,大家可以想象它给你织成一个多大的网,也许我们都会生活在以X86的一些设备支撑的这个网里面来去生活。这个时候我觉得并不是说我们的这种设备是英特尔是inside可能我们很多的生活都可以认为是打上了英特尔inside的标签了。

杨昀煦:所以英特尔收购了这个以后,也是对X86构建一个好的生态网络的方式吗?

赵效民:对,我觉得这是X86生态环境不能说特别重要,但是我觉得也是非常关键的一步棋,能让X86知识产权和它的这种核心IT渗透到未来可能对于我们数字生活起到更为重要的一种底层的架构中,这种移动的互联绝对是我们未来生活的一个重要的支撑部分,我并不是说它是组成部分,因为它是支撑,它是一个基础,这是我们未来生活的一种基础,就像美国现在都说它是生活在轮子上的国家,形容它的汽车是非常普及的,我们以后可能就生活在无线的这种生活中,无线的基础是什么,其实就是类似于这种Axxia所提供的,在Axxia这种平台上所开发的各种各类的新的无线设备所构造的这些平台。

那么,买了它这个资产之后,英特尔就完全可以把自己的这种生态环境进一步扩展了,如果说大家的这种平台是统一的,都是X86环境,都是这个,那我在做ISV的开发,做这种整个更大范围整合性解决方案方面来说可能更有想象空间,具体怎么用我们现在可能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但是这个愿景摆在你那,我觉得你就去想了,怎么想可能都不为过。

杨昀煦:所以,英特尔收购了Axxia以后是对英特尔整个产业的优化,也是弥补短板,像HDS一样,但是对Avago来说有没有一些优势,被收走以后。

赵效民:Avago它有自己的业务重心,它的业务重心还是放在存储管理的解决方案上,其实这也是Avago原来的一个核心竞争力,LSI原来在这方面也很强,所以说它可能当时收购LSI可能就是看重了相关的业务组合。

但是,LSI原来的这种业务线还是挺丰富的,Axxia我们也知道就是这么一个道理,但是是不是说对于英特尔来说是补短呢,我不这么认为,我觉得这是英特尔的一个主动出击的领域,这个是原来X86没有涉足的领域,通过收购这么一家公司专门是做底层解决方案研发的这么一个公司来讲,它是很容易进行X86生态环境外延的,我觉得这是英特尔主动出击的一个方式。

当然我们相信在英特尔收购之后基于ARM和Power PC的 Axxia的芯片还会长期供货,因为这个是它既有生态环境,你不能说一刀切,这以后我全都X86了,我不要那什么了,它肯定有一个很长的过渡期,我慢慢把你的用户引入到新的X86这种X86的无线底层环境中,我觉得这个是英特尔未来的一个想法。我相信它应该是有这样的一个野心的。

杨昀煦:所以我们今天这些所有的话题都是用户都在等,不管是EMC新的项目还是AMD新的服务器,我们静候以后大家的佳音吧。

赵效民:这也是我们《云云众声》核心的体现,我们希望带来新的资讯,我们还去评价几个月前的事情肯定不叫云云众声了,再次感谢大家收看,祝各位周末愉快,再见。

杨昀煦:也希望以后大家在新闻中有什么问题跟我们说,我们可以请效民总为大家解读。

赵效民:专门有我们的美女主持做相应的汇总。

杨昀煦:谢谢大家,我们下期再见。

赵效民:再见。

参考资料

1.软件定义存储:如同云计算的概念刚刚出现时一样,也没有一个确切的定义,但软件定义存储普遍代表了一种趋势,那就是软件和硬件的分离。对于数据中心用户来说,只需要通过软件来实现对自身...详情>>

[责任编辑:孙可 sun_ke@cnw.com.cn]

我也说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