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网界网 > 新闻 > 正文

迈瑞智造 点滴匠心:助力中国急救事业发展

2017年09月14日 19:46:33 | 作者:佚名 | 来源:互联网

摘要:今年4月26日,迈瑞董事长李西廷向安徽宿州捐赠百台“急救神器”AED。

标签

今年4月26日,迈瑞董事长李西廷向安徽宿州捐赠百台“急救神器”AED。

迈瑞智造,点滴匠心:助力中国急救事业发展

原标题:迈瑞智造 点滴匠心 助力中国急救事业发展

今年5月,在上海举行的第77届中国国际医疗器械(春季)博览会上,各国专家为迈瑞WATO麻醉机揭幕。

人物小传

李西廷,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物理系低温物理专业,现任迈瑞医疗董事长。于武汉物理研究所从事八年物理研究工作,于法国科学研究中心任三年访问学者。1991年主持创办迈瑞,历任迈瑞医疗董事、总经理,迈瑞国际董事、总裁及联席首席执行官、董事长。

在中国乃至世界,人们对华为的名字耳熟能详;但即使在深圳,很多人也未必知道迈瑞的名字。

其实,在医疗器械领域,迈瑞的影响力堪比通讯领域的华为。和华为在全球通讯领域仅与三星、苹果争高下一样,迈瑞在全球医疗器械领域只与飞利浦、GE相颉颃。

和华为一样,迈瑞有着庞大的全球化研发、营销和服务网络。迈瑞在全球超过30个国家设立了39家子公司,在国内设有18家子公司、40多家分支机构。迈瑞“智造”的医疗器械及解决方案,销售足迹遍及全球190多个国家和地区。中国近11万家医疗机构和99%以上的三甲医院,都在使用“迈瑞智造”。

2016年,Qmed根据标普旗下的S&P Capital IQ数据库列出的2015年全球医疗器械百强排行中,迈瑞是50强中唯一上榜的中国企业。

然而,就是这样一家高大上的企业,迈瑞生物医疗电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西廷近日在接受深圳商报记者专访时却说:“是‘笨功夫’成就了迈瑞。”

“为客户吃点亏不算什么”

今年6月,迈瑞的服务工程师前往非洲安哥拉,那里有一个项目由中国政府援建,他们去执行援助设备的安装及调试工作。

经过20小时的飞机旅程,他们抵达了安哥拉首都罗安达。迎着当地清晨的曙光,还没来得及好好看一眼这个富油国家的首都,他们又马不停蹄地赶往800公里外的北隆达省。因为路况不好,整整12个小时后,他们才抵达此行的目的地——援建项目中的首家医院。

到达目的地的那一刻,问题就接踵而来。

首先是住宿问题。

因建筑方已于2016年撤场,所有临时居住棚屋已全部拆除,离医院最近的酒店又在几十公里之外。经过短暂讨论,他们决定,住医院病房,以能有更多时间在医院现场工作。

接着是用水问题。

由于当地基础设施落后,医院自来水还没开通,医院所在地又十分偏远,生活用水是个大问题。在当地热心人帮助下,他们在野外找到了水源,但水质浑浊。他们找来木炭、细沙、小石头等原材料,做了个简易过滤水装置。

生活用水问题刚解决,用电问题又来了。

医院没有市电供应,无法使用手机、电脑,更无法进行设备的安装调试。好不容易向项目方争取到了一台发电机,却又面临发电机用油问题。安哥拉像给他们开了个大大的玩笑:这个原油出口大国,汽柴油供应却完全依赖进口,而且常常供不应求。幸亏项目方帮忙连夜在加油站排队,他们才买到了60升汽油,这些汽油成了他们在医院生活、工作的全部能源。然而,发电机一天只能开四五个小时。如何充分用好这四五个小时,既保证设备的安装调试也保证手机、电脑用电,他们必须统筹考虑、精打细算。

在首家医院设备安装工作顺利推进一周后,吃饭问题又摆在了他们面前。

安装调试现场虽处北隆达省省会,但当地并不发达,物资稀缺。国内带去的随身物资已经消耗完毕,他们只能吃泡面、土豆、洋葱等储备粮,饮用矿泉水每人每天限量2瓶。由于燃油已不多,为保证后续仪器调试的工作用电,他们只得关了发电机,在烛光下享受每天的泡面大餐。

第20天,他们成功完成了首家医院的设备安装调试工作。此后,他们又对当地医护人员进行了两天的集中培训。迈瑞的品牌和服务不仅得到了当地人民的交口称赞,还得到了前去医院视察的北隆达省卫生部长的高度肯定与感谢。目前,援建项目还在继续,迈瑞的服务工程师们还将接受新的考验。

“逢山开道,遇水搭桥。”李西廷这样形容迈瑞服务工程师们在安哥拉的作为。

迈瑞服务工程师们是去安装调试设备的,为做好这一工作,他们还得自行解决诸如用电的问题。在很多人看来,迈瑞这亏吃大了。但李西廷说:“为了客户,吃点亏算什么呢?”

为了客户,迈瑞对自己的要求严格得近乎苛刻。采访中,记者听到了一个有关冲咖啡的故事。当一袋咖啡粉不足以冲成一杯咖啡时,人们的普遍做法是再开一袋,用剩下的这点咖啡粉再加一点新开那袋的咖啡粉,冲成一杯。但这里会有个问题,两袋咖啡粉有可能生产于不同日期,属于不同的生产批次。从两袋咖啡粉中各取一部分冲成一杯,与用同一袋里的咖啡粉冲成的咖啡,其味道难免会有差异。只不过,很少有人能感觉出这种差异来。

迈瑞在体外试剂生产过程中的物料控制环节,就会碰到类似冲咖啡的这种情况。对此,迈瑞的做法是,在第一袋“咖啡粉”快用完而不足以冲成一杯咖啡的时候,把它扔掉,重新开启另一袋“咖啡粉”,以确保每一杯“咖啡”冲出来后味道纯正。但问题是,迈瑞体外试剂产品物料控制是靠IT系统智能控制的。光为IT系统能精准控制物料这一点,迈瑞就花费了300多万元。

迈瑞人的价值观里,有一句话叫“客户利益至上”。李西廷解释说,只要有利于客户的,迈瑞会不惜一切代价帮客户实现,“在客户面前,迈瑞人字典里没有‘吃亏’二字”。

“移风易俗也是企业责任”

海口美兰机场、深圳宝安机场、深圳职业技术学院、上海交通大学、上海虹桥机场……去年以来,安装迈瑞“智造”的“急救神器”AED,成为这些人员密集场所的一种时尚。

AED中文名叫自动体外心脏除(去)颤仪,是一种能够自动监测患者心律、并施以电击使心脏恢复正常运作的医疗设备。通过使用就近的AED设备对患者实施心肺复苏,能够在医护人员到达前为患者争取抢救时间,从而提高患者的存活率。它主要布置在人流量大的公共场所,以供公众抢救心脏骤停患者时使用。

在欧美、日本、中国台湾等地,AED已成为机场、学校、商场等场所的标配。目前,每10万人AED配有量美国为400多台,日本为200多台,新加坡、中国台湾为100多台。而针对AED的操作培训率,以上各地的人数都在20%以上,美国人更超过了50%。

据不完全统计,在中国,每年因心跳骤停和呼吸停止而猝死的人超过50万例。然而,同样是中国,每10万人AED配有量不到1台,而针对AED的操作培训率则远不到1%。

差距为何如此悬殊?这得从AED的普及所依赖的条件说起。普及AED,有赖于经济社会的发达程度,有赖于AED配置法律的出台,有赖于“好心人法”的配套。以中国目前的经济社会发达程度,AED事业尚显超前。而且,中国幅员辽阔,各地经济发展水平不一,出台全国统一的AED配置法律不现实,各地对出台鼓励见义勇为的“好心人法”的态度也参差不齐。

面对这样一个应该由整个社会去考虑发展的事业,从2004年起,迈瑞做了三件事情:一是为中国医疗界引进AED理念,立项自主研发中国的AED产品;二是推动立法;三是不遗余力宣传、培训,提高全民急救意识和技能。

产品没有标准,就会同国家科技部起草、制定标准;社会意识不足,就免费捐赠产品、免费培训操作人员,提升社会意识;法律还没出台,就积极推动、亲自参与政府部门起草“好心人法”……就这样,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在前面十年基本没回报的情况下,2013年,迈瑞首台AED投放市场。经过几年推广后,目前,不仅迈瑞AED在中国市场占到了20%以上的份额,一举改写了由菲康、ZOLL和飞利浦等三个国际巨头完全垄断中国市场的历史;而且,迈瑞还将AED产品卖到了世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

随着AED产品投放市场,很多竞争对手也加入到了抢食AED市场大餐的行列中来。突破国际巨头千余项专利封锁,历经十多年的艰辛研发和市场培育,迈瑞成了同行抢食AED市场大餐的铺路人,有人因此替迈瑞叫屈。对此,李西廷反倒觉得很欣慰。他说,AED其实是一个全国、全社会的事情,迈瑞凭借自己的实力去推动这个事情,并不仅仅是为了赚钱,更重要的是要通过研发AED产品,就AED事业具体如何落实、产品怎么维护、项目怎么运转等问题,为行业探索出一套经验,最终促进中国急救事业的发展,促进社会自救、呼救、他救理念的形成。

“这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李西廷认为,“对于企业来说,社会责任不仅仅是做好产品、为灾区捐款捐物、善待员工等那么简单;以自己的实际行动,移风易俗、推动社会观念转变也是企业的一种社会责任。”

“创新需要下笨功夫”

世界麻醉机历史上第一台配备全电子流量计的中端麻醉机,引领中端麻醉机进入全电子时代,让麻醉更精准、更可视、更高效,达至“精准麻醉、舒适护航”的新境界。

世界上最小的全功能病人监护仪,领先国际竞争对手3年以上。在抢救心脏病或者重外伤等危重病人时,救护人员可通过它在救护车上采集心跳、血压、血氧等基础生命体征数据,并实时传回医院,病人到达后就可以直接诊治。以前在救护车、普通病房和ICU病房的转诊中容易出现的数据中断,被彻底解决。

……

这些在国际上领先的医疗器械以及前述的“急救神器”AED,都是迈瑞坚持自主研发、自主创新的成果。然而,迈瑞的自主创新并不仅仅体现在产品上,还有在业界赫赫有名的智能化车间。

“智能制造”是国内近来才有的概念,但迈瑞早在7年前就迈开了智能制造的步伐,尽管那时他们并不知道那将是现在的时髦说法。2010年,迈瑞开始在深圳和南京两地建设面积达40万平方米的智能化车间。积4年之功,在“国内完全没有样板可供参照”的情况下,迈瑞完成了这个被业界称为创新范例的智能化工程。来自迈瑞的数据显示,智能化车间既减少了生产对人的依赖,保证了产品质量,又实现了批量生产的标准化。整个体外试剂制造装备因此提升了一个档次,彩超产品生产成本则因此下降了约50%,故障率下降了约30%,实现的产品功能增加了30%。

对于创新(+本站微信networkworldweixin),有人这样比喻:创新是石,擦出星星之火;创新是火,点燃希望之灯;创新是灯,照亮前进之路。还有人说,21世纪是创新的世纪,一个人需要创新,一个民族需要创新,一个国家需要创新。创新是生命,创新才有前途。

但在李西廷的眼里,创新既没有那么诗意,也没有那么高大上。他说:“创新需要下笨功夫。”

李西廷举例说:2003年,迈瑞超声事业部成立不久,就有一款超声产品卖到了欧洲。奇怪的是,这款产品在深圳时一切正常,但一到欧洲,一开机就不正常。为此,迈瑞投入了极大精力去解决,工程师们通宵达旦地工作,还是没答案。经反复分析、实验后,大家猜想,应该是两地气温差别造成的。于是,工程师们穿着厚厚的军大衣进入温箱,模拟欧洲的低温环境进行实验。果然,问题就出在这里。只需对产品的某个芯片进行设定,使其不因环境而产生不确定的状态,问题就迎刃而解。

目前,市场上的生化分析仪上都有这样一个造型:一根针连接一根管子。然而,连很多业内人士都不知道的是,生化分析仪的这种造型由迈瑞首创于2001年,其创意竟是受了煮饭高压锅的启发。

现在看来,这么简单的造型,设计制造何其简单。但在当时毫无标杆可资参考的情况下,这可难坏了迈瑞的研发人员。造型虽然简单,但其中的工艺要求可一点不简单:针和管子相连后不能漏气,氧气只能通过针孔进入,而且一次进氧量只能为两三微升。其中一些关键工艺经反复实验而不得要领后,迈瑞一位研发负责人在家做饭时灵机一动,便买来了几口高压锅,并在里面装上几个传感器,经过反复试验、研究,生化分析仪才有了如今被普遍采用的那个造型。

李西廷说,迈瑞的历史上,类似于穿军大衣搞实验、从高压锅受启发的创新故事实在是太多了。他认为,企业走上自主创新之路,其实就是走上了一条最难的发展之路,创新的背后其实都是艰辛。

“我理解的创新是一种日积月累的笨功夫,是一个从量变到质变、厚积薄发的过程。”李西廷说,迈瑞自主研发的每一步,你会发现,结果都不是你设想的。迈瑞每一步创新,都是咬着牙挺过来的。在自主研发的过程中,迈瑞人要做的只是,每一天都比前一天有一点进步。

“当然,笨功夫之外还得使巧劲。”李西廷说,迈瑞自主创新的巧劲在于建立了一个完善的创新体系。这个体系分为三部分:一是做正确的事,一次性把事情做正确。使已有的成功经验、失败教训流程化、制度化、平台化,让公司后来人、新生产线能够学习、借鉴,让以前成功的经验可以复制,而以前犯过的错误不再重犯,从而使创新符合社会发展的趋势和潮流,符合客户需求的演变逻辑。

二是更高效更前瞻地做事情。用平台来驱动做事,将许多共用的技术、共用的空间平台化,用一个平台,驱动许多类型产品的生产和研发。技术研究团队不断的技术攻关,则保证了那些与行业相关的前沿科技如人工智能、AR、VR、机器人能随时为迈瑞所用。

三是组建行业领先的创新团队并建立创新保障机制。迈瑞包括最初与李西廷一起创业的几个人以及公司技术骨干,都是行业或高校的专家。为永葆创新活力,迈瑞对研发技术人员和管理者发展实行双通道制,两者同等重要。管理者负责公司的组织、运营,带领团队往前走。技术团队负责解决技术难关,研发出更有竞争力的产品。创新保障方面,自成立以来,迈瑞每年都要把年销售收入的10%投入研发,这种投入超过行业A股上市公司前十名的总体研发费用总和。

“这些都是必须实实在在、一步一个脚印去做的事情,来不得半点虚假、松懈。因此,在我看来,所谓巧劲归根结底也是一种‘笨功夫’。”李西廷说,迈瑞时刻不忘提醒科研人员,为了创新,不要头脑发热,不要一味追求高大上而忘了迈瑞的使命:“成为守护人类健康的核心力量。”“普及高端科技,让更多人分享优质生命关怀。”

企业家心语

经过改革开放30年的洗礼,“中国制造”已成为“全球经济的支点”“引领全球经济的核心力量”,令世人瞩目。然而,“中国制造”仍需在“精”字上做文章。为实现中华民族的强国梦,我们呼唤“工匠精神”,期待“中国制造”成为一种人格的力量。

我也说几句

热点排行